今天: 2019年11月15日 星期五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调查研究
用好信息化工具,服务保障代表履职——对人大信息化工作的思考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7-25  浏览次数:632  文字显示: 打印
  文/区人大代表张空
  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革新,信息化已成为了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动力,同时也对推进基层民主政治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信息化建设和信息化管理越来越成为各级党委政府(也包括人大在内)的现实需要和潜在需求。信息化工具借助于网络技术的普及性、实时性和交互性特点,为人大工作触角的延伸、民意的汇集、监督的聚力以及思路的创新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近年来,海曙区人大常委会对人大信息化工作高度重视,信息化建设工作从无到有,经历了一个迅速发展的时期。从创建浙江省首个实体人大代表联络站,到以此为依托建立起一个群众代表网上互动、线上线下无缝对接的网上人大代表联络站,推动全区层面实现“面联+网联”的规范化运作模式,再到整合零散的网上代表联络站信息数据,叠加三维仿真地图,形成了集成公共服务、民生实事、代表履职等内容的综合信息平台—代表联络站地理信息平台。2018年以来,区人大常委会开始探索开发人大钉钉APP,在十一届人大三次会议期间,向所有区代表推送APP二维码,并在2019年实现全部区代表激活使用钉钉APP。同时,对人大钉钉APP内容和模块进行不断充实调整。这一个个或深或浅的脚印,都见证了信息化建设在整合平台功能、促进代表积极履职、宣传人大工作、提高人大工作效率等方面的每一点进步。
  作为海曙区人大的三届老代表,一路跟随人大发展过程中的每一次脉搏,既是信息化建设发展的见证者,同时也是信息化工具使用者和受益者。结合三届履职监督的实践经验,对信息化工具在服务保障代表履职方面作一些思考和建议,为海曙人大信息化建设未来发展方向和代表履职应用提供一些参考。
  一、信息化工具服务保障代表履职的实践
  (一)信息化建设具备现实需求的基础
  在人大信息化之路起步之前,人大代表履职一直采用“区人大-人大街道工委—区代表”传统的双向信息传递方式,履职形式也多为参与实体活动、面对面互动交流的模式。虽然在传统的工作方式中也会使用到电子邮件、QQ、微信等互联网社交工具,但这只是社会普遍性工具,全凭代表们的个人喜好而应用,由于缺乏使用黏性和强制力,常常会因为少数代表不习惯使用而让其他与之产生交集的代表无奈放弃这些互联网工具,从而影响到履职的效率。随着互联网对社会生活的不断渗透,代表们慢慢地渴望拥有人大专门的信息化工具来收集、汇总社情民意,更好地服务履职。
  (二)依托实体联络站,开启网上联络站时代
  自2008年起,鼓楼街道开始建立实体接待制度,设立联络站,由代表轮流以不定期方式开展接待工作,平均每个月接待一次,年接待量约70人次左右。2013年12月,联络站重新挂牌,设立了专门的群众接待室,并配备专职工作人员实现工作日每天接待,每月18日再由两位轮值代表在联络站进行值班接待,年接待量约190人次。2014年开始,在实体接待的基础上,开通网上联络站,并由当月联络站接待的代表负责本月的网上接待工作。除了老年人不太会使用互联网,或是有复杂问题需要当面向代表反映以外,群众完全可以通过人大网站的网上接待平台向代表反映问题,无须再专程跑到联络站,年接待量达到145人次。网上接待平台的建立,在方便群众反映问题的同时,也大大方便了代表履职,群众一有来信,后台马上会向值班代表发送来信内容。代表可以登陆网页,通过网上第一时间进行回复。
  (三)依托网上联络站,建立地理信息平台
  随着网上联络站功能的不断完善,区人大在各功能板块发布代表活动、代表视察、议案建议等代表关心和工作必需的信息,同时叠加了地理信息,并同人大街道工委、街道人大联络站作了链接。对于代表来说,地理信息平台主要有两个意义:一是为代表提供综合查询功能,包括街道、社区、联络站等地理信息、联系方式,代表视察、代表走访、座谈调研、民生实事监督、网上主题接待等综合信息;二是为群众提供公开透明的知情知政渠道,通过将代表历次主题接待的信息和网站上不同专栏内需要社会监督的内容予以公开,保障了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和监督权。
  (四)依托代表直通车,架起高效沟通桥梁
  人大代表与一府一委两院的联系以前基本靠电话和走访,解决问题往往需要比较长的时间过程。例如,2015年之前文昌街两侧人行道长期被文昌大酒店和新兴大酒店占用,群众连续反映二年之久,均不能得以解决。2015年3月,三位人大代表通过闭会建议向政府有关部门提出呼吁,后来又前前后后经过近十多次的走访协调,终于在2015年11月得以解决。自2018年10月,开通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直通车”平台以来,代表可以用绑定的手机号登录网页进行操作,减少了很多跑部门、送资料、约时间等等的走访,大大方便了代表委员的履职。
  (五)实现多种信息化工具综合运用
  近年来,社会已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各种APP等应用相继诞生,人大履职的信息化手段也因此发生了巨大的改变。2019年开始,浙政钉下设立了海曙区人大版块,设立了“人代会专栏”、“网上联络站”、“五水共治”、“人大信息”、“通知公告”、“议案建议”、“代表履职”、“地理信息平台”等代表应用工具,代表履职信息化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以五水共治为例,每条河段均有固定代表巡河。代表巡河时发现问题,可以拍照发送,河长及相关部门会第一时间收到信息,并可以根据代表信息精准定位,导航到问题位置,快速处理。再以人大各类会议为例,区人大常委会在电子表决系统、智能签到系统的基础上,全面推广使用人大PAD,开启“无纸化”办公新时代。PAD可以在每次常委会之前,将本次会议资料提前推送至代表,代表登录后进行相应模块操作。无纸化的办会系统提高了信息传递的时效,也节省了纸张等办公用品的成本。
  二、使用信息化工具过程中存在的短板
  作为三届老代表,我亲身感受了信息化给代表履职带来的便利,对人大的信息化工作总体上是满意的,但与当前商业领域的信息化相比还是存在一定的差距,这个差距除了体现在时间的滞后上,还有以下不足有待完善:
  (一)人民群众的参与度有待提高。人大代表作为人民群众选出来的代表,应该代表广大人民群众最根本的利益,同时人大代表也是党和政府连接人民的纽带,正因为这两个属性,所以紧密联系群众,代表群众根本利益,是人大代表履职的首要前提。信息化工具让人大代表与人民群众的广泛联系成为可能,使人民群众可以方便地通过代表反映问题。但据调查,当前信息化工具人民群众知晓程度较低,能熟练应用和参与的就更少了。信息化工具对群众端的开放程度不够,一方面是人民群众的各种诉求不能及时得到解决,另一方面是代表们通过目前的信息化工具难以迅速传递群众反映的问题。
  (二)人大网站作为信息化工具具有一定的局限性。比如对登录用户的分类程度不够,目前绝大多数在人大网站上的信息往往是没有经过细分的,所有的互联网用户都能看到,信息处理缺少对象区分导致使用者无法精确找到所需的信息。再如,由于代表的年龄层次、文化程度和生活习惯存在一定的差异,有些不善打字,有些经常出差,登录网站进行信息处理显得不够便捷。
  (三)对履职过程的体现较为缺乏。以上文中提到的文昌街人行道打通事件为例,从代表收集到群众反映的问题,进行实地问题调研,到联名进行建议,再到半年多后得以解决,整个代表的履职过程历时二、三年。虽然最终是一件比较圆满的履职实践,但由于缺少一个透明的、全过程的记录和体现,群众不能及时、充分了解事情的进展,给代表履职以及社会稳定造成诸多不利。
  (四)与政府部门之间信息传递仍欠畅通。现在代表对政府各部门的工作了解不多,除了重大和普遍性问题通过视察、调研,以及区人大常委会组织的各类专题走进部门活动以外,很多部门平时如何开展工作、如何解决群众问题,代表的了解程度普遍不深,导致代表难以履行对一府两院日常的监督职权。
  三、对人大信息化工具开发服务代表履职的思考
  我们已经进入了以大数据、智能化、移动式和云计算为特征的新信息化时代,推进代表工作的信息化不能仅仅停留在提供单纯的软件技术服务,而是要将传统的服务方式和信息技术的有机融合作为发展的趋势,坚持以应用性为建设导向,采取有效的技术手段实现履职中高频使用功能需求。
  (一)打造用户区分式的全功能APP
  根据代表履职信息化现状,结合当前商业领域信息化工具的应用,建议开发一个全功能的手机应用APP,同时开发与此同步的PC软件。APP聚焦代表履职需要,开设多项功能,分用户进行登录,可以分为人民群众、人大代表、人大工作人员、政府部门等用户,各按权限设置功能。任何用户一经操作,全网信息立刻同步,各类用户只可以看到和自己有关的信息内容。
  1.人民群众。人民群众可以通过手机下载APP,用身份证信息、手机验证码等实名制注册。登录后可以查阅各种公开信息,了解人大各项工作;可以和网上联络员取得联系反映问题,也可以直接预约代表反映问题;可以第一时间收到问题的反馈,查阅所反映问题的处理进展等等。为推广APP,可以将二维码印在选票上,让选民们通过扫描下载,让更多的群众参与进来,帮助代表了解群众诉求,为党和政府搭建起联系群众的紧密纽带。这方面公安部门的“阿拉警察”APP做得很好,群众参与度很高。
  2.人大代表。人大代表无须注册,可以直接用绑定手机登录,除了查阅各种公开信息外,可以通过点击各个功能键来实现代表履职。功能键包括:群众接待、议案建议、签到打卡(视察、培训、走访、座谈调研、会议时用)、五水共治、人代会专栏、民生实事会商、投票表决、履职报告、代表间联系等,已设立基层立法联系点的区域代表登录后另有立法调研和意见功能键。另外设立一府一委二院动态功能键,让代表及时了解各部门的新出政策、重要活动、工作动向等信息,及时参与监督。
  3.人大工作人员。人大工作人员主要负责通知、资料整理、数据统计等工作,根据工作内容设置相关的功能键,其在APP中的信息面应该是最广的。
  4.一府一委两院联系人。各部门指定的一位分管领导和联络员,安装APP,与代表之间通过信息化工具实现联系。通过APP接洽代表反映的问题,并反馈问题处理进展。同时将本部门新发的政策性文件、重要活动和工作动向及时输入系统之内,方便代表们参与监督。
  5.后台管理人员。后台管理员由系统开发商设定。
  上述各类用户信息流转须按工作流程设计好后台程序,以此促进人大工作制度化、流程化,减少人为因素,减少相互扯皮和推诿。同时,系统应该设计统计功能,人大工委工作人员可以通过统计功能就单一事项拉出清单,就单人用户拉出统计报表等数据,作为对代表、人大工委工作人员、联系部门等参与人员工作的考评。
  (二)借助政府信息平台为履职提供线索
  1.四个平台运行情况。2017年6月,街道调整了内设机构,成立综合信息指挥室,同时整合工作条线力量,建立综治工作、综合执法、市场监管、便民服务等四个工作平台,形成服务联办、事务联管、执法联动、问题联处、绩效联考的工作格局和信息汇总、综合研判、流转督办、绩效评估的工作闭环。街道把辖区1.6平方公里划分成47个网格,实现居民小区、楼与企业、街巷道路、公园绿地全覆盖。实行“定格、定员、定责、定岗”的工作模式,每个网格配备网格长(社工),组建网格员队伍(党员志愿者、和谐促进园、楼道小组长等)。依托宁波市基层社会服务管理综合信息系统,通过实地走访巡查、事件上报处置、维护基础信息等方式,打通了基层治理的“最后一公里”。
  2.代表履职关口前移。作为政府的信息平台,实行网格长发现当天处理的一级事件,社区受理三天内处理的二级事件,街道综合中心受理五天内处理的三级事件,区指挥中心受理处理的四级事件良好运作及流转交办,实现网格管理向精细化、移动化、信息化的智能升级。而我们人大代表本身都是从各个社区选区中经投票选举产生,可以说是社区居民的代言人,也应当服务于选区。在深入一线的过程中,完全可以将代表分至各个网格,将四个平台设置一个端口向代表开放,由代表汇总收集“民意的最后一公里”,以促进基层治理更有效。
  以上思考是基于履职经历和其他商业领域的信息化工具体验而进行的初浅畅想,需要专业化工程人员通过调研和梳理人大全部工作流程后进行定制设计。


 
 
 
海曙人大常委会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宁波市卓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地址:海曙区县前街61号2208室 邮编:315000
管理员信箱:6700030@qq.com